Skip to main content

化身孤岛的鲸 | 周深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有着最巨大的身影
鱼虾在身侧穿行
也有飞鸟在背上停
我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
如同伊甸般的仙境
而大海太平太静
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我爱地中海的天气
爱西伯利亚的雪景
爱万丈高空的鹰
爱肚皮下的藻荇
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直到那一天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的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你与太阳挥手
也同海鸥问候
陪我爱天爱地的四处风流
只是遗憾你终究
无法躺在我胸口
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把星子放入眸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有着最巨大的身影
鱼虾在身侧穿行
也有飞鸟在背上停
我有着太冷太清的天性
对天上的她动过情
而云朵太远太轻
辗转之后各安天命
我未入过繁华之境
未听过喧嚣的声音
未见过太多生灵
未有过滚烫心情
所以也未觉大洋正中
有多么安静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你与太阳挥手
也同海鸥问候
陪我爱天爱地的四处风流
只是遗憾你终究
无法躺在我胸口
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把星子放入眸
你的指尖轻柔
抚摸过我所有
风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
你眼中有春与秋
胜过我见过爱过
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曾以为我肩头
是那么的宽厚
足够撑起海底那座琼楼
而在你到来之后
它显得如此清瘦
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
让你如同王后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渡情 | 高胜美

啊...啊... 啊...啊... 西湖美景      三月天哎 春雨如酒      柳如煙哎 有緣千里來相會 無緣對面手難牽 十年修得同船渡 百年修得共枕眠 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 白首同心在眼前 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 白首同心在眼前 啦... 啦...

起风了 | 买辣椒也用卷

我曾將青春翻湧成她 也曾指尖彈出盛夏 心之所動      且就隨緣去吧 這一路上走走停停 順著少年漂流的痕跡 邁出車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猶豫 不禁笑這近鄉情怯      仍無可避免 而長野的天      依舊那麼暖      風吹起了從前 從前初識這世間      萬般流連 看著天邊似在眼前 也甘願赴湯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過這世間      萬般流連 翻過歲月不同側臉 措不及防闖入你的笑顏 我曾難自拔於世界之大 也沉溺於其中夢話 不得真假      不做掙扎      不懼笑話 我曾將青春翻湧成她 也曾指尖彈出盛夏 心之所動      且就隨緣去吧 逆著光行走      任風吹雨打 短短的路走走停停      也有了幾分的距離 不知撫摸的是故事      還是段心情 也許期待的不過是      與時間為敵 再次看到你      微涼晨光裡      笑得很甜蜜 從前初識這世間      萬般流連 看著天邊      似在眼前 也甘願赴湯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過這世間      萬般流連 翻過歲月      不同側臉 措不及防闖入你的笑顏 我曾難自拔於世界之大 也沉溺於其中夢話 不得真假      不做掙扎      不懼笑話 我曾將青春翻湧成她 也曾指尖彈出盛夏 心之所動      且就隨緣去吧 晚風吹起你鬢間的白髮 撫平回憶留下的疤 你的眼中      明暗交雜 一笑生花 我仍感嘆於世界之大 也沉醉於兒時 情話 不剩真假      不做掙扎      無謂笑話 我終將青春還給了她 連同指尖彈出的盛夏 心之所動      就隨風去了 以愛之名      你還願意嗎

卡门 | 葛兰

爱~情      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      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爱~情      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      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La-mor La-mor La-mor La-mor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 还不是大家自己骗自己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是男人我都喜欢      不管贫富和高低 是男人我都抛弃      不怕你再有魔力 爱情      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      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爱~情      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      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 还不是大家自己骗自己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你要是爱上了我      你就自己找霉气 我要是爱上了你      你~就死在我~手~里~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 还不是大家自己骗自己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你要是爱上了我      你就自己找霉气 我要是爱上了你      你~就死在我~手~里~